您好!欢迎来到上海松俊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设为首页 | 收藏松俊
客服热线:
021-00000000
客服工作时间:9:00-18:00
网站首页 新葡京新闻  
新闻资讯
News
新闻资讯
 
新闻资讯
广东总结:田径少金多新人 球类项目集体失色
来源:贝博-贝博体育-贝博官网 时间:2020-05-09 00:35:00 浏览:17次

  46枚金牌、125枚奖牌和2736.5分,广东代表团在46个参赛单位中的金牌数、奖牌数和总分上都列第二位。与九运会相比,虽然名次上仅下降了一位,但从具体数字来看,无论是金牌数、奖牌数还是总分,十运会上广东代表团都有明显降低。对于广东军团在十运会上的表现,广东代表团副团长杨迺军表示,由于时间跨度大,赛区分散,对代表团的指挥和各队参赛带来很大的困难,对东道主的优势也估计得不够。同时,他也强调,广东代表团有一部分项目有很强的竞争实力,却没能正常发挥,球类项目特别疲软,竟未能为广东争得一枚金牌。田径和游泳滑坡,也未能作出应有的贡献。

  田径作为金牌大户,一向是“兵家必争之地”,而且往往比赛被安排在综合性运动会的最后时刻才结束。因此,不管是全运会还是奥运会,都是左右着各参赛代表团在金牌榜上的走向。

  九运会上,算上协议交流出去的运动员所获金牌,广东田径共在男子100米、男子200米、男子400米、男子4x400米接力、男子跳远以及女子跳远六个小项上夺金。尤其是徐自宙一人独得3枚金牌,甚至在九运会田径场上创造了独特的“徐自宙现象”。

  十运会上,田径项目共设置46枚金牌。根据实力来看,广东队依然在传统优势项目短跑上具有强大的实力,而且在项目上与九运会相比没有多大变化,毫无疑问十运会上的冲金点依然是短跨类的项目。但十运会的田径项目开始后,广东队却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尴尬,很长时间不能收获金牌。好在小将王梁宇及时出现,在男子400米上夺得金牌,实现了广东田径在十运会上的零突破。而在比赛临近结束时,广东队又在男、女4x400米接力上斩获2枚金牌,再次体现出在400米这个项目上的能力。

  在广东田径整体实力有所下降的同时,也涌现出了几名优秀的新手,王梁宇就是其中之一。王梁宇是广东队继九运会3金得主徐自宙之后新近崛起的一颗新星,他在近两年的全国锦标赛上均获得冠军,也连续两年在综合积分榜上排名第一。主攻400米的王梁宇目前在国内鲜有对手,虽然他的成绩还不如师兄徐自宙当年那般抢眼,但由于该项目国内的其他选手进步迟缓,王梁宇也算是独步国内了。而在100米项目上,广东队虽然在十运会上没有实现金牌的卫冕,但不能否认,新秀温永毅、赵浩涣也非常醒目。

  而在女子项目上,广东队的优势主要集中在400米和4×400米接力以及100米栏这3个项目上。小将汤晓茵在近两年国内赛场的表现非常突出,接连获得的全国冠军也使她成为400米项目的领先者,而在200米项目上,汤晓茵也具有较强的实力。老将冯云本赛季师从刘翔教练孙海平后,虽然没能在十运会上夺冠,但已经逐渐恢复到巅峰状态。

  水上项目是另一个金牌大户,这也是体育总局119工程中的重点项目之一。广东队一直是水上项目的重要队伍,九运会上广东队共在水上项目上获得共获得7枚金牌。而在本届全运会上广东队则在水上项目中共获得11枚金牌,再次展现了自己在水上项目的实力。

  在其余项目诸如急流回旋、帆船、皮划艇项目继续保持优势的同时,以往是广东水上骄傲的女子轻量级赛艇本届全运会上却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失败。中国的女子轻量级项目1985年开始上马,广东队利用自己地理优势将这个项目迅速开展起来,并从六运会开始,囊括了4届全运会的8枚金牌,也让浙江的女轻项目一度消失。不过,浙江队近两年来卷土重来,并终于在十运会上结束了广东队在这个项目上的霸主地位。应该说,广东女轻选手这一年来的成绩相当不错,并夺取了多各世界冠军。失利的原因据广东船艇训练基地主任高敬萍介绍,广东队女轻的状态在十运会决赛中没有调整好,造成这种情形的因素是多方面的,其中队内激烈竞争和全运会的压力下心态的变化起了重要作用。

  当然,正所谓东边不亮西边亮,在广东女轻“失态”时,以往成绩并不突出的男子赛艇队此次出现空前的辉煌,以较大的优势获得了4枚金牌,创造了广东男子赛艇的历史性辉煌。而在过去九届全运会上,广东男子赛艇队从来没有夺得过如此多的金牌。总教练林首德认为,其中也有运气的成分,当然,这与广东男队水平提高不无关系。除了老将起到核心作用外,年轻小将也发挥出色,如首次参加全运会的曲晓明,在去年拿到了自己第一个全国冠军后,十运会上夺得了2枚金牌,成为广东队乃至国家队的希望之星。

  在九运会上狂揽13金的广东游泳队十运会上只获得4枚金牌。即便是加上跳水项目获得的2枚金牌,也只有区区6枚金牌,仅仅是九运会时的一半。应该说,与田径相比,广东游泳项目在十运会上的大幅缩小是导致其金牌总数不能超越江苏队的直接原因。

  “群雄并起”是十运会游泳比赛呈现出的“新景观”。在32个单项比赛没有结束前,谁会成为最后的赢家一直是一个谜。令人感到不解的是,曾在九运会上狂揽13金(4枚金牌来自与解放军队双计分)的广东游泳队在游泳前四天的比赛中,竟然一金未得。尽管随后阶段夺得4枚金牌,而且在男子100米蝶泳和4×100米混合泳接力项目上均打破了全国纪录,但丝毫不能掩盖广东游泳水平的下降。对于这种状况出现的原因,广东队领队黄良奋表示,大龄选手支撑是水平下降的一个主要原因。由于广东队近4年来人员调配不当、对年轻选手的培养始终得不到突破,在这个“小鬼当家”的年代,广东队却只能依靠一众“大龄青年”支撑局面。面对其他队伍中十五六岁的“娃娃兵”的强有力冲击,32岁的曾启亮、28岁的谢旭峰以及满身伤病的刘禹这些九运会上的夺金功臣已经有些力不从心。因此,缺少挑大梁的年轻人而出现老将们在个人项目中的失利应该说在人们的意料之中。同时,部分主力身体状况不佳也是广东队失利的一个间接原因。如刘禹比赛中一直发着高烧。

  广东队虽然是十运会羽毛球比赛中获得奖牌数目最多的地方队,但他们在苏州昆山获得的5枚奖牌都是银牌,这让队伍未免带着一丝壮志未酬的酸楚。出现了这样的情形与广东队面对困难准备不足和布阵错误有着直接关系。

  团体赛失利尚且能以赛制更改为借口,但单项的接连挂银只能怪他们自己面对困难时掉以轻心。由于广东队非常强大,所以其他队伍都把其主力队员定为“假想敌”。正如“爆冷”丢掉女双金牌的杨维/张洁雯所说的,大家都冲着她们而来,把她们的打法特点研究得很透彻,她们在自身发挥不理想时,只有挨打的份儿。

  错失女团金牌对广东女队来说是切肤之痛。广东队在男团决赛中输在实力不济,在女团决赛中则输在排兵布阵上。由于中国羽协制定了新的规则,如果新赛制持续下去,广东女队教练组的脑力确实有待开发,在与对手斗勇时,还必须先斗智,如果在摸不准对方布阵的同时,自己的排兵思路已经暴露,那比赛还没开始已经输掉一半了。

  与羽毛球一样,一直是广东队强项的乒乓球也全面失利,马琳的不在状态让广东队在男单、男双上都不能染指金牌。至于被大家寄予希望的广东男篮,还是输给解放军队。

  正如杨迺军所言,广东代表团有一部分项目有很强的竞争实力,但却没能正常发挥,球类项目特别疲软,未能为广东争得一枚金牌。田径和游泳有所滑坡,未能作出应有的贡献。不过,客观地说,广东某些项目滑坡了,某些项目又有了提高。这次广东争金点比以往都多了,因此失金点也就多了,只能说我们还不够足够强大。而广东的新闻媒体站得高看得远,没有在一些芝麻小节上纠缠,也让我们感觉欣慰。

  杨迺军还透露了一些项目失利的内情。如篮球未能夺冠是因为主力球员朱芳雨受了伤,为了不让竞争对手知悉底细,省体育局对广东的新闻界也封锁了消息。竞争对手虽然也知道朱芳雨有伤,但一直不知道他的伤有多严重,直到最后一战才恍然大悟。而曲棍球的失利则是因为广东队虽然整体实力很强,但却缺乏尖子球员,对方守住我们很难攻进去。另外要提到的是,九运会后国家体育总局在协议交流的政策上作了一些调整,本来我们都想利用政策做点工作,但人家都愿意找东道主合作。(肖国)

Copyright @ 2006-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上海市普陀区中山北路2911号中关村科技大厦1303室 贝博-贝博体育-贝博官网